经典案例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经典案例

男神抽奖系统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:初战成功(二合一章节)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3月12日

男神抽奖系统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:初战成功(二合一章节)

一可是,魔门多年来的严格死规,让这一干魔门子弟们哪能视长官的性命于不顾?只听众魔门子弟道:“江言,诸位堂主和香主都是我们的长官,还望你手下留情!怎么说,你也算是我们魔门的食客之王!”

“哈哈,食客之王又怎么样?给我一个食客之王当当,就可以化解囚禁我族人数十年之恨吗?”江言哈哈一笑,语气一转又道:“不过,如果你们想要你们的堂主和香主相安无事的话,那就立马放下武器向我们投诚,我保证不伤害他们以及你们的性命!”

“江言,此话当真?你可要说话算话!”众魔门子弟道。

“哈,我江言虽然算不上是个人物,但历来一言九鼎,什么时候骗过人了!再说了,你们现在有得选择吗?”江言冷笑一声。

众魔门弟子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开始拿不定注意了。

他们的确可以仗着人多势众一拥而上,可是,他们魔门,关押了江氏族人这么久,江氏族人们,早就心存了一股子的怨气,如今多名长官被他们当作人质,如果大家稍有异动,江氏族人肯定毫不犹豫的,立马会让他们的长官身首异处的。

也许,他们一拥而上,以多打少,能打个大胜仗,可是,就算是取胜了,将来宗主们追究下来,说他们居然视长官的性命于不顾,那可是死罪的。

想到这里,魔门众子弟们纷纷抛下兵刃。

只听乒乓声不绝,众魔门弟子纷纷抛下手中的武器,放弃了抵抗了:“江言,我希望你说话算话!”

“那是自然,我说话向来算话!”见众魔门子弟放弃了抵抗,江言满意的点了点头,然后吩咐江氏族人们道:“听我的命令,大家去找东西将众魔门人捆绑起来,不过记住,千万不要伤害任何人的性命,如有违者,我绝不姑息!”

之所以江言要将诸魔门人捆绑起来,是因为知道这几千号人,如果出尔反尔,一旦重新抵抗,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。

虽然这算不上什么军令,可江氏族人,向来颇有家族观念,他们既然让江言领导,自然也是听命于他,听了江言的命令之后,诸江氏族人心中一凛,纷纷前去寻找捆绑之物。

而众魔门子弟们一听江言说要将他们捆绑起来,神情一怒,不过,待听得江言说不要伤害任何人的性命之时,这才脸色稍缓。

数千名魔门子弟,而江氏族人,仅有百余人,将所有魔门子弟捆绑完毕之时,也是费了好一番的功夫。

“江言,这些堂主香主以及一众魔门弟子,该怎么处理?”江啸盯着数千号俘虏,不禁问起江言道。

以他的性子,这魔门中人居然敢囚禁他们江氏族人,如今自然是要将这一干人等杀了才来得痛快,可是江言已经有令,绝不能伤害他们的性命,他也是不知道如何处置这数千号俘虏了。

“呵呵,这些人倒好处置,而且处置的结果,一定会令你满意的。”江言笑着,然后从口袋里摸出很多小药瓶出来,然后,从其中一瓶,倒出几粒药丸来。

“江言,这是什么药?”江啸莫名的问道。

“呵呵,什么药,喂他们吃就知道了。”江言朝着诸位堂主以及香主一指。

听江言这么一说,一名江氏族人立马从江言手中接过了药丸,然后,走到几名堂主以及香主面前,掰开他们的嘴,分别将药给喂了进去。

“江言,你说话不算话!居然给我们的长官下毒!”诸魔门子弟,见江言居然给他们的长官喂药,还以为是想下毒,不禁愤怒的道。

可惜的是,他们此刻已经被捆绑,也不能愤起而攻之了。

“呵呵,谁说药丸就一定是毒药了?难道就不能有其他用途了?”江言不屑的道。

什么?不是毒药?诸魔门子弟均朝堂主以及香主们看去,不知道这药丸是干什么的。

只见诸位堂主以及香主服下药丸之后,起先没什么反应,只不过一会儿之后,所有人脸色均是一变,然后,露出惊恐的表情来。

也难怪他们会惊恐了,因为,他们突然觉得,丹田之处像是火烧过一般,然后,他们体内的劲力,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。

多年的修为,居然在药物的作用下,慢慢的消失,这如何让他们不害怕?

“江言,你到底给我们长官吃了什么药?”见诸位堂主香主露出了痛苦之色,诸魔门子弟不禁大惊叫道。

“江言,这药丸的药性,到底是什么?”江啸也是问道。

“呵呵,我这药丸,普通人吃了,只是会手软脚软昏睡一天,而有修为的人吃了,则是会化掉他的一身的修为,因此,我就给这药丸取名叫‘化功药丸’。”

化功药丸!那江啸听了,也是面色一惊,吃了这颗药丸之后,一身功力就化掉了?

“怎么?不信吗?你可以去看看,看看他们的功力是不是已经没有了。”江言朝诸位堂主以及香主奴了奴嘴。

而这时候,被堂主香主们吃下去的药丸药效已经全部发挥,他们一身的修为,已经全部化尽了,然后,因为过于虚脱,而昏睡了过去。

诸魔门子弟们大吃一惊:“江言,你言而无信,居然害死了我们的长官!”

“呵呵,放心吧,他们只是睡过去了,会醒的。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他们的性命。”江言安慰着道。

这时候,江啸好奇的过去,然后,将手搭在一名堂主的脉博之上。

习武之人的脉博和普通人的跳动是不一样的,有修为之人,脉博跳动会缓慢有力,而普通人的脉博跳动则是快一些,果然,这名堂主的脉博跳动显示,他果然是真的没有一点的修为了。

“江言,你太厉害了!他真的没一点功力了!这药丸是你研制的?没想到一颗小小的药丸,居然会有这功效!”江啸忍不住即兴奋又恐惧的道。

兴奋的是江言居然能研制出这种化功药丸,可谓是家族又一奇才;恐惧的是这粒药丸居然能短时间内就化掉人的一身功力。

也幸亏江言是族人非敌人,否则的话,要是他给自己也来了这么一粒药丸,那么自己这辈子也算是交待了。

事实上,他们修炼之人,如果修炼了一身的修为,可是因为什么原因,这一身修为全部化为乌有的话,那么对他们来说,简直是比死还难受的。

“什么?你居然废了我们长官的修为!”诸魔门子弟们一脸的愤怒:“江言,真没想到,你居然是一个如此不讲信用的人,之前答应过我们,不伤害他们,你居然是个出尔反尔的小人!”

“呵呵,我没讲信用吗?我之前说过,不会伤害他们的性命,可没答应,不废去他们的修为,如今,我只是废了他们的功夫,又不会要他们的命,又怎么叫说话不算话了!”江言淡淡的道。

诸魔门子弟顿时是无话可说。

因为,江言的话,从字眼上来说,的确是没毛病的。

可是,习武之人,废了他们的武功,那简直就是比杀了他更难受。就算能活下命来,也如同行尸走肉的。

只不过,他们如今已经全部沦为阶下囚,还有什么可说的?

他们集体愤怒江言废去了诸位长官们的武功,可是接下来,更让他们觉得恐怖的事来了。

这时候,只见江言吩咐了几句,然后,一众江氏族人,便走到江言的身边,江言掏出一瓶瓶的药丸,分发给了他们。

他们之前看得清楚,那个化功药丸,正是这样的瓶子装着的。

“江言,你想干什么?”诸魔门子弟想到了什么,恐惧的盯着江言叫道。

“呵呵,没什么,正所谓能力越大,也就越大,你们拥有一身的修为,为魔门卖命,如今,我是搭救你们的,我会把你们全部变成一个普通人,那样的话,就会少了很多的烦恼的。”江言笑着道。

“什么?”江言的言外之意,他们哪能听不出来?“你也想废掉我们的武功!”

“你们几千号人,如果个人身为修为,会对我们造成太大的威胁。”江言也不瞒着他们,点了点头。

顿时,惹来了一片咒骂之声。

可惜的是,他们再不愿意,也是没用的,如今他们个个被五花大绑,除了耍耍嘴上的功夫,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而江言盯着族人们将那“化功药丸”一粒粒喂进他们的嘴里,嘴角边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。

事实上,他也清楚,废去这些人的武功,的确是比杀了他们更要令他们痛苦的。

可是,江言虽然也不是什么残忍之人,可是,形势所逼之下,也不得不这么做。

几千号魔门中人,势力也是非同小可的,不废了他们的武功,那就等于是留下祸根。

对敌人的仁慈,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

而且,江言也算是仁慈的了,只是废了他们的武功,并没有杀他们。

看着那些魔门子弟一个个吃下药后,脸色变得惨白,然后因为功夫化尽虚脱而昏死了过去,江氏族人们一个个都是觉得大爽。

毕竟,他们被魔门中人抓来,先是受尽了严刑铐打与折磨,之后,又被囚禁昏睡长达十年之久,如今,眼看魔门中人失去了武功,有一种报复的快感。

这些魔门中人,虽然留下了性命,只不过,从此以后就变成一个普通之人,与以前的生活会形成强烈的反差,恐怕也是生不如死,他们有如今的下场,也算是罪有应得。

“江言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”这时候,江啸问道。

江言带领着他们,几乎不费吹灰之力,就攻占了东门,而且将魔门几乎四分之一的势力全部化解,足以可见江言的领导能力,如果说之前大家还有点小瞧了江言的能力,可是如今,却是心甘情愿的佩服,也是心甘情愿的被他领导着了。

江言点了点头,如今成功攻占了东门俘虏了两千多魔门弟子,自己也颇为满意,当下江言说道:“一部分人和我留守于此,另外一部分人,前去和蒋公以及雷伯汇合。”

众江氏族人得令,立马分成两派,江言又道:“记住了,你们和蒋公以及雷伯汇合之后,分别去攻打南门西门和北门,还是按照我之前所说的,尽量不要和魔门喽喽们动手,直接去抓他们的长官,而且,这次不光光是抓人,还要搞破坏,我们已经占领了东门,在南门西门和北门,可以无尽的毁坏,这样一方面打击魔门的人,另一方面,又毁坏他们的家园,两方面结合,彻底将魔门给打跨!”

“得令!”众江氏家族之人大吼了一声,一听江言说可以彻底将魔门打跨,大家均是兴奋激动异常。

“剩下的江氏族人听我号令,大家十人一组,分守东门各处要道,一只苍蝇也不要让飞进来,若有魔门之人强闯入内,格杀勿论!”等那部分人出去与蒋公江雷等人汇合,江言立马又下达了命令。

“得令!”众江氏家族之人立马又十人组成一个小队,分守东门各处要道,严防死守了。

此时,在魔门秘密会议室当中。

刑宗主带着另外四名宗主还有五名堂主坐在会议室当中。

这会议室坐的十人,均是不说话,安静的出奇。

而刑宗主,脸上的忧色,越来越浓。

太安静了!刑宗主觉得,今天安静的有点出奇,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感觉今天会有什么大事发生。

“刑宗主!大事不好了!”一名魔门子弟慌慌张张的推开门闯了进来。

“有什么事慢慢说,天,塌不下来!”刑宗主皱着眉不满的看了那名魔门子弟一眼。

不过,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了,因为魔门子弟向来尊守规矩,绝不会不敲门就直闯入秘密会议室,除非,真的有什么特别的大事发生了。

“刑宗主,刚刚我们发现,守在魔门禁地的人,被人给打晕了……”

低密度脂蛋白偏高怎么办
治疗轻度脑梗
比较有效的减肥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