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同纠纷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合同纠纷

最强丹神 第五百九十章 敌人的敌人!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2月15日

最强丹神 第五百九十章 敌人的敌人!

修罗炼狱,太古遗迹入口之处。

一个华服少年,将耳朵紧紧地贴伏在了地面上,似乎是在专心听着什么东西。

半晌之后。

他眼珠转了一转,蓦然抬起头来,嘴角泛起了一道冷笑。

“怎么样,陆安康?”身后一众学子围了上来,大约有个七八人的样子。

“当然是……有了!”

陆安康笑着点了点头,伸手指向了太古遗迹的某处。

“还是安康有办法啊。”

许大通大笑着,当即拍手称快:“太好了!这一回,我们一路暗中跟着叶子锋,总算可以在他身上找回场子了。”

“不错,想起前几天斗丹比试上,被他用吸灵丹羞辱的场面,弄得这几天我都没法睡着。”

“可不是么?一个乡下来的新人,还敢在我们面前如此嚣张,这个臭小子简直就是活腻了!”

斗丹比试的时候,输的不止是陆安康,也有许大通,还有他们背后的整个团队。

第一轮出局的结果,毫无疑问,让以丹道闻名的他们,脸上蒙羞,在其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。

而这次的修罗炼狱,显然就是一个不错的复仇机会。

陆安康脸上的神色渐渐冷峻起来:“你们几个,别高兴的太早了,我刚才索敌的时候发现,似乎还有别人存在。”

“别人?”

许大通心里一惊,皱了皱眉头。

杀人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,要是被别人撞见了,那必要的话,也得考虑一下灭口的问题。

“安康,你能估算一下,到底有多少人么?”许大通疑惑着发问。

“不必了,我很确定,仅仅一人。”

陆安康摇了摇头,斩钉截铁地回答。

“不会吧,才一人?没有什么团队支撑,这样子就敢来修罗炼狱了?”

这么看来,对方不是疯子,就是顶尖高手。

而后者的可能性,显然很大。

“不错,而且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他恐怕,也是来对付叶子锋的。”

“这……那敢情好啊,我们多了一个可靠的盟友了。”

许大通神情一振,哈哈大笑着说道。

陆安康瞪了他一眼:“不!敌人的敌人,未必就是盟友了,尤其是一个人的行动,变数非常大,就算他杀了叶子锋以后,还想要将我们灭口,我也不会感到奇怪。”

听到“灭口”两字,许大通脸上的神色,明显变得黯淡了许多。

他神经大条,很多事情都率性而为,没有陆安康考虑地那么周详。

因此,很多事情,他都是让陆安康来拿主意的。

许大通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安康,你直说了吧,我们哥几个,都听你的。”

“是啊,康哥,我们现在,到底该怎么办?”

陆安康点了点头,骤然发出一阵冷笑。

“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叶子锋就算真的赢了那个人,又能如何?他根本无法在短时间里,突破三重境界,回到风逆学院……”

他稍稍地停顿了片刻,神色一厉。

“因此,等他们两个打完之时,强弩之末,便是我们出手之刻!”

……

“叶子锋,你不是开玩笑吧,陆安康他们也跟来了?”

风铃脸上的神色,愈来愈难看。

叶子锋深深地点了点头:“不错。不过,这个不是重点,他们多半是会等我们鹬蚌相争以后,再收渔翁之利。所以,风铃你继续,我还需要你给我画出更多的古法图纹。”

他低着头,戳破了手指,一边对照着风铃画出的图纹,一边在地上用鲜血演算着图纹的距离,描绘出一个个形态各异的立方体,环环相扣。

一滴滴的血液,流淌而出,却没有让他皱哪怕一下眉头。

“叶子锋,都现在这时候了,还管图纹做什么?”

风铃打定了心思,昂起头来:“不行,不能再瞒下去了,我现在去告诉婉月他们,不然的话,可能一切都晚了。”

“回来!”

叶子锋低声说着,将手中的工作暂时放下。

而风铃则是皱了皱秀眉,没有答应,正欲开口。

“我叫你回来!”

下一刻,叶子锋猛地站起身来,还未待她喊出话来,直接一把抓住风铃的手,将她勾了回来。

这么一拉之下,两人的距离,直接靠近到只有咫尺的距离。

仿佛风铃一抬头,就能轻触到叶子锋的唇一般。

“放……放手。”

风铃尴尬一笑,俏脸上一道红晕之色一闪而过。

随即,她退后半步,彻底挣脱开叶子锋的大手,这才微微抬起头来,吞咽了一口口水,这才去看叶子锋的眼睛。

“我说叶子锋,你醒醒好吧,现在这么危急的形势下,你一个人还在逞什么能,也该是大家群策群力的时候了啊。”

“群策群力?不!”

叶子锋深深地看她一眼,神情肃穆:“无意义地讨论答案浪费时间,和高效完成高手的作战计划,你选择哪一个?”

“可问题是,你不是高手。”风铃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“我正在证明这一点,不是么?”叶子锋针锋相对地回了一句。

“你!”

在她看来,就没见过比叶子锋脸皮更厚的人了,区区一个新人,竟然主动说自己是高手,哪门子的高手?

对太古遗迹的了解,也未必不是误打误撞的。

“两位,又在讨论什么了么?”

叶婉月见两人意见不统一,笑了一笑,走到两人的面前。

风铃犹豫片刻,终于还是决定开口了:“婉月,你听我说,我们有危险……”

“我们有危险,那又如何?”

风铃脸上一愣,脱口而出地问了一句:“什么叫那又如何……”

有什么事情,会比自己的身家性命还要重要?

叶婉月浅笑了一声:“我相信叶子锋,既然他说了会在合适的时机告诉我,我便会等着。至于危险不危险的问题,我自己也会留心,我又不是花瓶,何必非要人保护着,不是么?”

“婉月,你……倒是想得开。”

风铃一怔之下,无奈笑了一笑。

“我洪盛,也相信叶子锋!”

洪盛嘿嘿笑了笑,亦是凑上前来:“反正动脑子的事情交给他,砍人的事情交给我,其他的我想多了,也未必就对当下的事情有利了。”

“连你都……”

风铃见洪盛说话,鼻尖不由发出一声冷哼。

洪盛瞥她一眼:“而且你听着,最主要的一点是,至少我跟着叶子锋,心里舒坦,比你这个傲慢的女人,要好得多!”

他没好气地瞪了一眼风铃,也不打算给她什么好脸色看。

风铃美眸之中,闪过一道怒意:“你!”

当时斗丹比试上,风铃对自己的羞辱,仿佛还历历在目。

因此,在这修罗炼狱的土地上,他便会把自己的心里话,统统给说出来。

“好了,都别多说了。”

三人的对话,他仿佛充耳未闻,一刻不停地在演算着图纹的走向。

“现在开始,我有一些安排,需要你们去做。婉月,你过来,守着这个核心,用玄火不断烘烤,提供热源。”

叶子锋一边说着,一边指了指不远之处的一个灯台。

这个其貌不扬的灯台,若是旁人看来,哪里会料到,这就是整个太古遗迹的核心热源所在。

叶婉月闻言之下,心中虽然惊讶,却还是照着他的话去做,深深地点了点头:“好,我这就照办!”

她阖上眼睛,吐息片刻,忽然眸中精光绽放,一团熊熊的烈火,从她的整个手掌燃起,赫然便是玄品的火焰。

“去!”

灯台之上的火焰,被叶婉月的玄火所激,霎时之间,就长高了许多。

“嘎吱”一声。

无数边门移动,发出机关独有的声音。

整个太古遗迹,像是突然有了生命气息一般,缓慢地进行着内部的改变。

此等场景,落在众人的眼中,自然是惊讶万分。

就连叶婉月自己,也是有些不敢置信。

“下一个,洪盛,我把一些古法图纹给标示出来,你等会过去,用最快的速度,将这些图纹统统敲碎,明白么?”

“哈哈哈,只要敲碎就可以了吗?这个简单!”

洪盛畅快一笑,抡起大刀,将其对准了一众岩石图纹。

“叶子锋,你尽管指出来吧,我这边都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叶子锋一边伸出左手来,放出一缕缕的灵光,照耀在了其中某块的岩石图纹上,而与此同时,他的右手,依旧是在地上,做着进一步的推演。

“轰轰轰”三声巨响。

洪盛青筋暴起,大刀抡园,在叶子锋灵光照耀过来的瞬间,第一时间就对着这些岩石砍实了下去,将其完全砍碎开来。

“这……”

风铃看着两人不问一句,就这么照做叶子锋的话语,心中不由得感到有些惘然。

“婉月,洪盛。你们两个,难道就真的……完全相信叶子锋的话,也不去怀疑,到底里面有什么危险么?”

正在此时。

“那么,既然如此,要不要……”

叶子锋微微笑着,回过头来,看向了风铃:“你也来相信我一次。因为我这边,也有交给你的一件任务,而且,必须由你来完成!”

上海远大心胸医院肖亦敏
宫颈炎有哪些症状
奥利司他胶囊的用法